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良家人妻的诱惑】(第二部 10)作者:大宝邮箱
【良家人妻的诱惑】(第二部 10)作者:大宝邮箱
字数:6132


                第十章

  这根东西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它给日富带来了「超级好名声」她回想起了那天跟玉蓉的对话:

  「你知道你的那个好弟弟:尹日富,现在在广元人们都叫他什么吗?」玉蓉神秘的笑道。

  「不知道啊,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回广元了,中学的同学们也就跟你还常常联系了。」吴越道。

  「呵呵,尹日富= 『淫日妇』,听说好多结了婚的妇女都跟他偷情呢,他在广元可是个名人啊。」

  「怎么可能?日富以前好乖哦。见到我都会害羞的。都是人们瞎传的吧?」吴越反驳道。

  「不是日富太好色,大多数女人都是听说他下面那东西的特殊后,主动去找他做爱的。」玉蓉忙解释道。

  「哪些女人得有多淫荡才会到处宣传这种事情啊?广元又不是那么性开放的地方,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吧?」吴越还是不太相信,就中国目前这种社会舆论现状,那个已婚女人敢到处宣传跟别的男人偷情上床的事情啊?

  「当然不是在社会上到处宣传咯,你知道吗?广元有个只收女性会员的【女性私密话题论坛】每个会员都必须要视频认证才可以加入的,而且还不定期抽查,现场要求视频认证以防止有男人混进来作弊。我就是在这个论坛上听说尹日富的,有几个会员姐妹跟他上过床后都激动地上论坛来发帖,说什么:」他下面那东西好特别,跟他做爱那才叫欲仙欲死,以前这女人算是白当了。「发帖的人多了,他的名声自然在这些姐妹中就传开了。好多姐妹都很好奇那种飘飘欲仙的做爱感觉到底是什么样 .所以有好多人都主动去寻找他尝鲜的。」玉蓉怕吴越还是不信,所以这次索性把尹日富的事和盘托出了。

  「肯定是以讹传讹啦,要不就是这些人以前没有达到过高潮,正好跟日富达到了,才说的这么夸张的。」一个多月前的吴越还没有跟大宝做过爱,还没有体验过那种极致的快感,所以她跟玉容对话的当时对这种说法还颇不以为然。
  「不瞒你说:我以前也不信她们的说法,认为她们过分夸张了。所以我以前也从来没有跟你说过吧?可是这次真切的见到他下面的那条『男根』后,我发现他那东西的确十分特殊,那根东西白得特殊,好像在阴茎上分泌了一种特殊的油脂。我还趁给他做手术,他被麻醉的机会,用器具专门在他的阴茎皮肤上刮了一遍,果然刮下来一层光滑的油脂液体,后来我还找我们化验科的同事化验了一下,结果你猜怎样?」玉蓉又故作神秘的炫耀地问道。

  「你就别卖关子了,我那里猜的到。」吴越不满道。

  「化验单上显示:他阴茎上的这种分泌物有相当一部分含有刺激性欲的催情性甾体激素,还有一些不明成分化验科也搞不清成分跟作用 .女性身体如果长期渗入这种催情的性甾体激素性欲会越来越强烈的。嘻嘻,就是粗话说的会变成骚货的。」
  玉蓉继续说道:「看到这个化验结果后,我现在不再怀疑以前在论坛发帖的哪些姐妹们的说法了。她们跟尹日富偷情上过床并且越来越痴迷于尹日富,估计跟他上床次数越多就变得越淫荡。」

  吴越握着儿子那特殊白皙的细长阴茎,想起了跟玉蓉的那段对话,一个月前的当时她并没有太在意,因为自从知道了母亲跟尹叔叔(尹日富的父亲)偷情的事情后,她就已经疏远了这个曾经很喜欢的弟弟。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以后也不打算再联系,因为看到他就想到了那个坏蛋尹叔叔。

  可是现在情形完全变了:如果儿子的这根阴茎真的跟尹日富的是相同的,同样能能分泌那种特殊的催情性甾体激素,那么自己会不会像玉蓉说的那样「长期渗入这种催情的性甾体激素性欲会越来越强烈」呢?会不会也变成论坛上的那种荡妇呢?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看看儿子的这根阴茎到底有没有玉容说的那种分泌物。于是吴越借着明亮的月光和屋外反射进来的路灯亮光仔细查看着儿子的那根肉茎。可是好像除了特别的白皙外,跟正常人的没什么区别啊?

  等一下,好像遗漏了什么关键的因素?对,日富是跟女人做爱时被打伤送到医院的。玉容之所以能够收集到那种分泌物会不会正是因为:只有在日富动情阴茎勃起时才会分泌呢?想到这里吴越用手轻轻地上下套弄起了儿子的玉茎。并用小巧的火烫的香舌温柔地舔舐着玉茎裸露出来的鲜红龟头。不消多时儿子的肉茎渐渐膨胀了起来,茎身也越来越坚硬,龟头也越发血红肿胀。

  吴越感觉差不多了,阴茎已经完全勃起了。于是又借着明亮的月光仔细观察儿子的玉茎,吴越欣喜的发现:儿子的玉茎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荧荧白光,茎身上好像真的有一层薄薄的油脂层,所以才会反射月光。看来吴越的判断是正确的:儿子的阴茎只有在情动后充分勃起时才会分泌那种神秘的催情激素。

  吴越好奇地用大拇指甲轻轻地刮了一层下来。果然在指甲盖上出现了一层亮晶晶的油脂液体,她用小巧的琼鼻使劲地嗅了起来,一股十分清淡的怪异的奇特香气被她吸进了身体。

  「太好闻了,这种怪怪的味道一闻就让人心旷神怡不忍放弃,闻了还想再闻。就是味道太淡了,多刮点下来试试能不能味道浓烈一些?」吴越想到这里,便认真地用指甲盖在儿子勃起的阴茎表皮一遍遍地刮了起来。不多久一层厚厚的亮晶晶油脂浮现在她的指甲盖上。她满意地笑了笑,索性把这层液体均匀地涂抹在自己的俩个细小鼻孔里。

  一股股磬人心脾的淡淡的怪异的特殊香气随着吴越急促地呼吸滚滚而来。就这样吴越闭目静静的贪婪地嗅吸着,体会着身体的变化,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渐渐地她感觉四肢百骸都无比的放松舒爽,好像皮肤的每一个毛孔都向外渗出了细密的微小汗珠。

  排泄完这些体液后忽然心头感到一阵阵莫名的空虚,希望有人爱抚自己,拥抱自己、亲吻自己。下体也传来阵阵的不适,还有种说不上来的怪怪的感觉:好像自己的阴道在自动地蠕动收缩似得。阴道里渐渐有些瘙痒难耐,她感觉阴道也排泄了许多不明液体,而且一种渴望被男人粗壮的阳具插入疏解瘙痒的心情越来越强烈。

  「天啊,直接闻吸这种液体感觉这么强烈啊?看来嗅觉对这种性激素的敏感度更高,反应更大。以前跟宝宝做爱很多次,还给他口交过也没有过这种强烈的感觉啊。这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儿子的阳具居然会分泌这种怪异的催情激素?」吴越暗自惊叹道。

  那种渴望性爱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吴越的眼神渐渐地迷离,呼吸越来越粗重,满脸酡红。终于她再也忍不住了,一口将自己手中握着的儿子的阳具吞入樱桃小口之中,以前还难以接受的龟头上那种腥臊的气味,现在对她来说无比的吸引,反而更加催发了她的欲望。她贪婪地吸食着儿子的通红龟头,仿佛在吮吸裹了蜜的棒棒糖。

  大宝被下身传来的强烈的感觉惊醒,他刚开始还以为是在做春梦,可是睁开眼后下体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他抬起头来向下身看去,透过窗外散射进来的明亮月光,他看到仙子般的妈妈正一手轻抚低垂滑落的秀发,一手握着他的肉棍,而樱桃小口却含着龟头,状似痴迷地舔吸着。

  让他吃惊的是妈妈现在给他口交的痴狂神态。这还是那个贞淑、高雅的妈妈吗?这不是在做梦吧?

  「妈,你不是说今天还不太方便吗?」大宝克制着下身传来的强烈的快感,尽量语气平静地说道。

  吴越听到了儿子的问话这才感觉到儿子已经醒了,于是她吐出湿淋淋的血红龟头,用性感的小舌头扫了一圈嘴角流出来的甘液,妩媚地看向儿子。然后干脆扑在儿子身上,滑腻的赤裸娇躯从他下身一下子滑到他的上身。把香唇凑近儿子的耳朵魅惑的说道:「太想你了呗。都好久没有和你肏屄了。好想你肏我。你想不想肏我啊?嗯?」

  大宝猛一闻听妈妈讲的粗语有些吃惊,妈妈以前很少主动跟自己讲粗语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变得这么热情(淫荡——如果是别人大宝肯定会用淫荡这个词的,可是对自己的妈妈他无论如何也是不会用这种词汇的)?

  「想,其实我早就想肏你了。妈,你的例假时间也太久了。」大宝想归想还是积极回应妈妈道。

  「只会耍嘴皮子,就用你的嘴皮子肏我吗?嗯?」吴越娇媚地引诱道。
  「妈妈,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风骚……哦,不,热情?」大宝暗暗心想。看到娇媚入骨的妈妈风情无限的诱惑自己,他马上也热情的用动作回应起了妈妈,他搂住妈妈一翻身把妈妈压在了身下,然后用大腿分开了妈妈的两条白玉般的修长的美腿,用手扶着已经铁硬的肉棍,寻找到那早已经湿淋淋的玉洞口,猛力地一挺下身「噗滋」一声一插到底,火烫的龟头狠狠地捅在了阴道尽头的那团软肉上。

  「啊~~~舒服死了。」两人同时呻吟出声,好几天都没有做爱了,当再次体验到那彼此熟悉的感觉后,俩人不约而同地发出发自内心的舒畅呻吟。

  「咕叽、咕叽、咕叽」下身传来一阵快似一阵的肉棍入洞时溅出的水声。吴越只感到刚刚因为闻吸儿子阳具分泌的催情的激素而产生的阴道瘙痒马上缓解了,并且随着儿子那火烫坚硬的肉棍一次次地刮蹭自己的阴道壁、阴道内的肉褶皱,一阵阵的舒爽快感像一阵阵电流穿过自己的心头。可能是早就被催情激素刺激的身体太过敏感了,也可能是好久没有做爱了,在儿子不到五分钟的猛烈抽肏下吴越就全身痉挛着喷射出了阴精。又是那种飘飘欲仙的高潮感觉,又仿佛飞身躺入云朵间。

  吴越兴奋地吻住儿子的唇,双只胳膊紧紧地搂住儿子的脖子不肯放开。就这样过了好一阵子她才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神来,把脸贴在儿子耳边媚声道:「吖……我勇猛的小狮子,你太会肏屄了。这几天没肏我,你好像一点儿都没有生疏啊。而且还好像更加熟练咯。说吧,有没有背着我在外面干坏事……噢……你轻点。我刚刚泄身,下面太敏感了你先别动你的鸡巴。」

  大宝心中一惊,妈妈来例假这几天自己的确天天没闲着,每天都不辞辛苦地耕耘着佟老师那块三角神秘宝地。自己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性交动作在佟老师的调教下越来越熟练了。而且还跟佟老师学了不少新技巧,刚才都不经意的对妈妈施展了出来。性吧首发

  女人果然敏感,些许的性交动作变化都能感觉出来。他马上飞快地转动脑筋想出了应答方案,答道:「妈,还不是这几天老是肏不到你,我就去网上看哪些视频边学习技巧、边发泄吗?」

  「你这个小色狼,才这么几天就憋不住了?以后要是你上大学我不在你身边可怎么办啊?」吴越果然被大宝的应答瞒混过关了。

  「那还不好办?你就伴读呗。咱们一起在学校外面租套房子,那样我们天天都可以肏屄了,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半夜偷偷摸摸地肏了。」大宝随口说道。
  可是大宝随意的话却在吴越心中激起了阵阵涟漪。「是啊,要是能一直陪在儿子身边多好啊,儿子的这个方案还是可行的。大不了自己拼命攒三年钱,到时候到单位办个停薪留职,陪儿子去读大学。而且在当地还可以打工挣点钱补贴家用。就算自己不去打工,有自己老公的高工资也够养活全家的了。」她心里盘算着,越来越觉得这个方案可行。一直以来担心的儿子上大学后要跟儿子分开的忧愁终于可以解脱了。

  「妈,我怎么觉得今天你的屄比我第一次肏你时紧了好多啊?你每次来例假之后屄都会恢复收缩成这样吗?」大宝打断了吴越的思绪问道,他好奇于妈妈的阴道例假后变得如此紧致的神奇,现在的窄紧程度跟佟老师这个未婚女几乎一样。
  「我怎么会知道?不过今天的确感觉你的鸡巴插进来时比以前更加的刺激、受不了了。我还以为是好久没做了太敏感了呢。原来是阴道收缩了啊?」

  其实吴越也很好奇,为什么刚刚自己的下体被插入时感觉那么的不同以往,特别的刺激敏感,导致她这么快就达到了高潮,泄了身。阴道收缩?可是以前没有听丈夫说过有这种感觉啊?难道是儿子阴茎上的那种特殊分泌物还含有特殊成分?长时间嗅闻能够收缩阴道?看来那种特殊分泌物不仅仅是催情激素的成分啊。要搞清楚不难,明天再实验一次就知道了。

  「妈,我一直想问你个事情呢,可是不好意思开口。」大宝又一次打断吴越的思绪,吞吞吐吐的说道。

  吴越此时心情正好,于是调笑道:「你这个大脸猫,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你的大鸡巴现在还硬梆梆的插在我的屄里面呢,这样肏我就好意思了?还有什么话不好意思说啊?」

  大宝惊喜地发现:妈妈今天粗语连篇,很风情地跟自己调情。他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还是能感觉到今天的妈妈不同于以往了。

  「为什么爸爸跟你那个的时候要带套子,而我不用呢?你不怕怀孕吗?」不过对于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大宝还是喏喏地问道。

  「吖,你这个小色狼,你怎么知道你爸戴套的?」吴越不解地问道。

  「嘿嘿,那晚你们做完后,我在纸篓里捡到的。」大宝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这个小变态,居然还干这种事儿?看我不打你的。」说完作势举手要打他。

  「妈,你还没有告诉我呢?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大宝却没有躲闪而是追问道。

  「我都上环好多年了,当然不怕你射进来怀孕了。你爸要戴套不是怕我怀孕,是因为……因为他如果不戴套的话估计五分钟都坚持不了就射了。这回你明白了吧?」吴越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嘿嘿,太好了,以后只有我可以不用戴套肏你了。」大宝边淫荡的笑着,边试探性的又耸动了两下屁股,抽肏了两下妈妈紧致的肉缝。
  吴越本来正为儿子那能分泌催情激素的阴茎犯愁:如果天天跟这根散播催情激素的肉棍交合,估计要不了多久自己就彻底变成荡妇了。即便是现在她还没有跟儿子做过多少次爱,就已经隐隐地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淫荡了。最近自己动不动就春心萌动,相继被老余、刘志威挑逗地下体淫水泛滥。这在以前是从来不曾有过的。如果再这么放任下去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她自己都不敢想象。可是听了大宝的这个问题后,她心中一亮:如果以后跟儿子做爱都戴上套,那么儿子的分泌物就不会沾染到自己。那么自己最担心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嘻嘻,你高兴过头了,你以后跟我肏屄也得戴套。」吴越正是想到了这个方法,所以才回应儿子道。

  「为什么啊?不是刚刚还说不会怀孕的吗?」大宝不解道。

  「还不是因为你下面那根坏东西?你的那根东西跟一般人的不一样,它会分泌一种催情的激素,长期跟它接触我会变成荡妇,你愿意让妈妈变成人尽可夫的荡妇吗?」吴越认真地解释道。

  「真的假的?怎么跟帝豪的那个唐总说的有点相似呢?难道他说的那套是真的?」大宝愕然道。(关于唐总的那个说法的典故:请查看第一部【隐藏在心里最深处隐秘】第二章)「他家世代从医,估计是也看出了一些端倪,才编了那套说辞。不过他的说法肯定是添油加醋的夸张了。」吴越提到那个唐总就气不打一处来,不屑地说道。

  「也许古代真的把这种催情激素叫做『淫毒』吧?只是叫法不同其他的都跟他说的一样啊。」大宝替唐总解释道,因为他知道唐总那晚挑逗妈妈的内情,那件事并不能全怪唐总。(关于唐总那晚挑逗妈妈的内情:请查看第一部【隐藏在心里最深处隐秘】第四章)

  「好了,不要再提他了。宝宝,我们早点睡吧,你明天不是要去参加奥林匹克班吗?睡晚了明天就没有精神了。」吴越,说完起身爬起来,儿子湿淋淋的硬棍也被拔离出了她的阴道。

  「妈,可是我还没射呢。」看着自己硬梆梆的肉棍被不由分说地拔了出来,「啪」的一声反弹打到自己的肚皮上。憋得满脸通红的大宝不满地叫道。

  「乖,现在太晚了,你要是射了明天上课就没有精神了。忍一忍,妈妈答应你:明晚早点跟你好好肏一晚,好吧?」吴越低声安慰着儿子。

  「嗯……那好吧,不过今晚我想抱着你睡,这样总可以了吧?」大宝撒娇道。
  「好,当然可以啊。吖,你都多大的孩子了?怎么又吃起我的奶来了?呀,轻点儿嘬,噢……我的奶头都要被你嘬坏了。啊……真拿你没办法,喔……轻点呀。」就这样母子俩个赤裸着拥睡在了一起,大宝口含着妈妈娇小芬芳的乳头憨笑着进入了梦乡……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