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呻吟
呻吟
   如果单纯只是儿子结婚的喜事,驴蛋也不会这么高兴。最令他高兴的是自己给儿子娶了个上过初中的才女金花。他们家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因为没一个人识字,总是被人欺负哄骗了!

  所以,在儿子狗蛋和儿媳金花拜高堂的时候,驴蛋看着金花那发育的浑圆翘挺的屁股撅的高高的向自己磕头时,他心里一点没有和自己媳妇脱光时的大屁股比较的欲望,而是充满了一种希望:这屁股好啊!一定能生养出来我们家可以上初中的种儿!

  接下来的敬酒吃席中,驴蛋总是放声狂笑,不住的夸自己的儿媳金花。虽然总是重复着那一句「我儿媳可是上过初中的才女,将来我孙子一定也能上初中!」,可这种时候没人会听他说什么,最重要的就是喝酒吃肉。于是驴蛋没多久就被灌得大醉躺地,被人架到屋里睡觉去了。

  驴蛋这个主持婚礼的主角被放到后,顿时换到了新郎官狗蛋身上。十六岁的狗蛋虽然对自己结婚很高兴,但却并不清楚结婚意味着什么,一张稚嫩的脸上满是羞涩和潮红。一半是因为众人的恭喜调笑,一半是因为被强行灌了许多酒。

  婚礼热闹而顺利结束时,驴蛋也从迷醉中醒来,晕乎乎的在媳妇菜花的扶持下,招呼着众人慢走。当他眼光扫到几个年轻的妇人偷偷拿了一些崭新的结婚碗碟塞进自己裤裆里时,也当作没看到,转身去看儿子儿媳现在咋样,是不是被人灌酒灌得今晚不能洞房了。这可是驴蛋一生中最看重的时刻!关乎未来他那能上初中的孙子呐!

  此时,被灌了许多酒醉意朦胧却还保持清醒的狗蛋,正和媳妇金花在新房招待她的初中同学:三个女生和两个男生。

  驴蛋满意的点点,到底是自己的儿媳妇,这相好的同学可都是考上高中的大才子啊!这样好!这样好!等到自己的孙子上初中了,就有上过高中的熟人啦!

  这样想着,驴蛋决定再去睡会,晚上好有精神替儿子抵挡那些闹洞房的坏小子,还有浪骚货!驴蛋强迫自己忘记,儿媳金花也是考上了高中,但却因为家中没钱供她继续上学,在自己倾尽家财的巨额彩礼碾压下,金花这才委屈自己嫁给有些憨傻的狗蛋,把那些彩礼当作供自己弟弟继续上学的底垫!

  狗蛋知道自己的结婚了,应该像个大人,于是学着老爹驴蛋的样子,热情的招呼媳妇的几个同学。只是狗蛋学会了老爹热情,却没学会老爹热情背后的精明,一点儿没注意到媳妇金花正和其中一个名为石头的男生不时的深情注视,两人眼睛里都是撕心裂肺的痛苦。

  天色擦黑,狗蛋和金花一起送她的同学离开,狗蛋此时早已脑袋昏沉,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机械的跟着媳妇走着。金花看狗蛋这样子,于是让他在屋里休息,自己陪着同学走到大门外。除了石头,其他人都很自觉的远远走开。

  「金花,我……」石头长得很高,就是营养跟不上非常瘦。此时深情的注视着满身大红新娘妆的金花,眼里含着泪水。金花今天真美!可是却是做别人新娘的美!这种美,就像一把钢刀一般,狠狠的刺割着石头的心。

  「石头,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你好好上学,一定要替我考上大学!以后……我们就不要见面了!」金花低着头,大红的新娘妆将她装扮的像一朵盛开的鲜花。只是,这朵鲜花却在默默的留着泪水。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站了一会儿,直到院里有人出来,金花这才赶紧催促着石头他们回家,转身跑进了大门。

  晚饭后,闹洞房的传统绝对不会因为金花的伤悲和狗蛋的晕醉中断。于是,在几个已经结婚,知味识髓的年轻男女挑逗下,几个准备结婚根本不知道男女之间会发生什么事的青涩少年少女起哄中,金花强颜欢笑和无法清醒的狗蛋做着各种羞人的亲昵动作。

  终于,在金花快要被男人摸上屁股和胸口,狗蛋快要被女人脱下裤子伸进裤裆乱摸的时候,已经醒酒的驴蛋突然杀到,使劲浑身解数将儿子和儿媳及时救下,轰走了没能真正闹完洞房的男女,让儿子和儿媳好好的洞房。

  听着院里的嘈杂声逐渐远去,渐渐变得寂静无声。金花看着斜躺在婚床上已经睡死过去的狗蛋,突然没来由的无声痛哭起来!

  「难道这就是我以后的人生么?」金花想起了学校里的读书声,想起了夜自习的写字声,更想起了和石头曾经的海誓山盟。

  「我的高中,我的大学啊!」金花泪眼婆娑中,看着大红蜡烛中间照耀的大红喜字,终于无法忍住,哭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金花忽然听到了石头呼喊自己的名字。

  「我一定是在做梦!石头,这辈子你一定要好好,一定要替我考上大学,再娶一个比我更好的女生做媳妇!」金花茫然的睁开双眼,看着烛光跳动中的熟悉脸庞,呢喃的说道。

  「金花,真的是我,你不是在做梦。」忽然,石头用力的抱住金花,低声的喊道。

  「石头?石头!真是是你么?石头?」金花猛然清醒过来,一把推开抱着自己的人,仔细观看。正是满脸泪痕,身形消瘦的石头。

  「石头,你怎么来了?你……」金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尖叫起来。

  「嘘……金花,小声点,你婆家人都睡了,可别把他们惊醒了。」石头被金花的叫声吓得脸色煞白,一伸手捂住她的嘴,小声说道。

  感受着恋人那熟悉的温度和熟悉的味道,金花这时终于确认,眼前的石头真的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恋人!

  「石头……」金花满心的思念顿时化作泪水,一头扑进石头的怀里,压抑着痛哭起来。

  「金花,我想你!」石头也是满脸泪水,不断的重复着这几个字,紧紧的抱着自己的恋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终于哭够了,抱够了,这才擦干泪水开始互诉衷肠。

  「铛……」凌晨的钟声突然想起,在寂静的夜里甚是吓人,惊得金花和石头猛地浑身颤抖了一下。

  「石头,你快走吧!万一被人看到了,你会被人打死的!」无论在什么年代,发现新婚之夜的新娘偷人,这都是完全能够引发血案的事情。

  「金花,你跟我走吧!我不去上高中了!我们私奔!天下这么大,我一定能养活你!」石头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紧紧握着金花的手说道。

  「石头,你别傻了!我们走很容易,可是我父母和弟弟,还有你父母和妹妹怎么办?会被人戳脊梁骨戳死的啊!」金花凄然一笑,抬手慢慢的细致的抚摸着石头消瘦的脸庞,像是要用手把恋人的脸庞画在心里。

  「石头,我做不了你这辈子的新娘。但我可以做你今夜的新娘!」金花被石头的深情感动不能自己,突然下定了决心,轻轻对他说了这句话之后,深深的吻了上去。

  「金花,我……你……」石头没想到金花会主动献身,尽管他们早已相恋,可一直紧守着礼节,除了拥抱和轻吻,其他什么都没做过。金花好歹还在结婚前被家人恶补了一些男女之事,石头却是什么都不清楚的雏儿。

  「石头,你别动,我知道怎么做。」下定了决心献身的金花,就像一只发情的母老虎,一把将石头推到在婚床上,就要去解开他的衣裤,完全将紧挨着的丈夫狗蛋当成了被褥一般的物件。

  就在这时,屋外突然想起驴蛋的声音:「金花,你刚才叫什么?是不是那些混小子藏到了你的屋子里,偷看你和狗蛋洞房?」驴蛋的声音,就像冬天的冰水一样,顿时将金花准备现身的热情浇灭,石头也是被吓得脸色煞白,两人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僵硬的一动不动。

  「金花,快说话,是不是有人藏到了屋里捣乱?别害怕,有公爹在,饶不了他们!」驴蛋似乎担心儿子吃亏,儿媳被占便宜,急匆匆的砸起了门。新婚闹洞房闹到新娘被人强奸还不敢出声,驴蛋不但从小就听说过,十年前还经历过。

  那一次是他赶车的好伙计家里的亲兄弟,被村里几个泼皮无赖闹洞房,趁人不注意藏在婚房的箱子里,等人走后,被灌醉的新郎新娘根本不知道。结果新娘被几个人轮奸到天明都不自知。还是早起的老人听见了动静不对过来查看,发现后被吓得惨叫一声当场死去,惊动家里人出来后,上演了一出血溅村里的惨案。

  这其中,驴蛋的赶车伙计拎着菜刀砍死了三个泼皮,紧跟其后的驴蛋捅死了两个。后来警察赶来,驴蛋本来要跟伙计一起投案,却被伙计和他家人拦住,统一口径是他们一家人将那五个混账乱刀砍死了。到最后,鉴于事出有因,死的五个人轮奸情节极其恶劣,驴蛋伙计一家纯属自卫。象征性判了驴蛋伙计一个人五年刑,又缓刑三年,进去不到一年,便被知晓情由的监狱长上报其表现良好,最后减刑释放。

  所以,驴蛋对自己儿子的新婚之夜绝对提了一百二十个心。尽管方圆百里那些好吃懒做整日四处游逛的泼皮,在听说自己杀过两个人后没人敢惹,但也保不准有那不怕死的混蛋。

  驴蛋听着屋里刚才还有动静这会突然没了声音,顿时心中大惊,抬脚就开始踹门。三十六岁的他正值壮年,常年在外干活更练就了一身力气,哪怕这婚房的门是驴蛋用上好的木料做的,也经不住他几脚踹。

  屋里的金花一听公爹开始踹门,顿时被惊醒,立刻将石头拉起来,让他赶紧从后窗跑。刚才石头已经告诉金花,他是在下午几个人聊天时,趁所有人不注意将后窗打开虚掩,这才有机会进入婚房。

  石头毕竟也才十六岁,又是一个一直好好学习的好学生,能够大胆溜进婚房见只记得恋人,已经是他超水平的发挥。这会被人撞见,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在金花的拼命催促下,跌跌撞撞的爬上后窗,跳了出去,逃进漆黑的夜里。

  就在这时,婚房的门终于被驴蛋踹开,他刚好看到金花帮助石头从后窗跳出去。

  顿时,驴蛋睚眦欲裂,抬起手哆哆嗦嗦的指着金花:「你……原来是你这贱货偷人!你等着,我要把你们两个贱货大卸八块点天灯!」说着,驴蛋转身就要去追石头。

  这时,金花不知道从哪里涌出的勇气,猛地扑上前去,跪在地上紧紧抱住驴蛋的双腿,哭着哀求道:「公爹,是我不对,都是我的错!你饶了他吧!公爹,该死的是我,你打死我吧!求求你不要再追了!」驴蛋挣扎了几下,愣是没挣开金花这十六岁少女的细弱胳膊。算算时间,这么黑的夜里,自己肯定再也追不上了。所谓抓贼抓脏,捉奸捉双。跑了奸夫,即便驴蛋再指责痛骂金花,也没有任何证据。

  「你这个贱货,嫁进我们家的门,竟然还敢偷人!说!你们刚才是不是已经成了好事?」驴蛋刚才虽然恼怒万分,这会奸夫跑了,经过风浪的他顿时冷静下来,毕竟家丑不可外扬。他驴蛋这些年在村里也是很风光的一个人,要是被人发现了自己儿子新婚之夜被人戴绿帽,这辈子他都抬不起头来!

  于是,驴蛋将房门关上,看看依旧醉的不省人事躺在床上的儿子,厉声问道。

  「公爹,没有!我们没有!」金花看驴蛋不再去追石头,顿时放下心来。听到公爹的问题,突然意识到恋人跑了没事了,自己可就事大了。于是依然趴在地上的金花赶紧跪坐起来,急速的摇晃着头,极力否则。

  「没有!哼!你说没有就没有?我可不想给儿子娶一个破鞋回来!你要是没法证明自己清白,那就趁别人不知道,自己找地方去死,免得连累你家人。我好给我儿子再娶个好媳妇!」驴蛋坐在婚房正中的椅子上,冷冷的看着身上婚衣凌乱的金花。此刻的他,真的很想杀人!想他驴蛋一辈子精明,没想到给自己儿子娶了一个破鞋回家!这种耻辱,那是杀了这个贱货都不解恨啊!

  「公爹,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是清白的,我真是清白的!不信你看,我脱给你看!」金花抬起头,看着驴蛋那满含杀机的神情,突然想起自己听家里人说过的一个传说,自己这个公爹,好像曾经因为赶车伙计家里闹婚房的事儿,帮着杀了两个人。这事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在方圆百里一直流传。有许多人都信誓旦旦说自己亲眼看见自己公爹杀人的,而且是拿着一把杀猪刀,整整捅了对方一百八十刀!

  金花作为一个刻苦好学的少女,家境贫困的她,考上高中没钱去上已经是天大的打击,为给弟弟准备学费让家里收最高的彩礼把自己一生卖了,已经是金花十六岁的人生做的最极限的事。可是即便这样,金花都没有考虑过死!

  但是现在,一个曾经杀过人的公爹,当场抓住自己了偷人,村里古老传说中的这种事,那都是以女方死作为结局的啊!

  金花怕了!她不想死!哪怕她失去了继续上学的机会,这一辈子都将和父母一样重复祖辈们的生活。但是,至少自己还活着,自己将来还有儿女,他们一定会有希望的!

  金花崩溃了,极力想证明自己的清白,证明自己还是处女,刚才或者以前,自己的身体都没有被男人碰过。哪怕那个是自己深爱的恋人!

  于是,金花猛地站起来,开始脱自己身上凌乱的大红婚服。在驴蛋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十六岁的金花以最快的速度脱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赤条条露出那一身白嫩细腻、凸凹有致的少女娇躯在自己公爹面前。

  「金花,你……我……」这时,轮到驴蛋不知所措了。他对金花的恨,极致到能够杀了她,但却从没想过要儿媳妇脱光了让自己验证她是否处女。翁媳之间的伦理,驴蛋可是从小受到的严明教育。

  但是现在,自己的儿媳妇居然在自己面前脱光了衣服!驴蛋感觉自己人生经历被颠覆了。

  「公爹,儿媳真的没有!儿子真的是清白的,不信你看,你过来看!」此时的金花,满脑子都是让公爹看到自己的处女标志,彻底忘记了羞耻和尊严,脱光婚服之后,顺势躺倒婚床上,将一双修长光滑的长腿大大的张开,在抖动的烛光中,露出两腿根部那一团淡黑中透露出红嫩的软肉,只看得驴蛋口干舌燥,心跳如鼓,浑身都翻涌这剧烈的气血。

  驴蛋发现自己的胯下竟然硬了,而且坚硬如铁,快要把裤裆顶破。

  「不行,不能这样!我去让孩他娘过来看!只要金花还是处女,那就既往不咎!」驴蛋此时强行保持着清醒,心中想到此处,猛地站起身就要走。

  「公爹,你别走,你快来看啊!我真的没有!我真是清白的!公爹,你别走!」金花一双美目死死的盯着驴蛋,眼神中全是渴望证明自己清白的哀求。

  驴蛋不敢回头,迈步就来到了屋门口。

  「公爹,你要是敢出去,我现在就大叫你强奸我!」突然,金花就像入了魔一般,厉声叫道,把抬起手准备开门的驴蛋吓得定住身形。

  「你……你敢诬赖我!」驴蛋心中顿时大怒,刚刚因为金花脱光衣服在自己面前展露出少女最隐秘最珍贵的娇躯时的躁动,立刻消失不见,猛地扭过头,怒视着赤身裸体坐在婚床上的儿媳妇。

  「公爹,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过来看清楚证明我是清白的,要么我就大喊你强奸我!」此时金花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纯粹就是为了证明而证明,证明不了就毁灭!

  「你这个偷人贱货,你竟敢无赖我我强奸你!好!我强奸你,我就强奸你!」驴蛋被金花的威胁激怒了!这么多年,还从没有人敢威胁过他,尤其他在众目睽睽下帮助赶车伙计捅死两个泼皮之后。

  顿时,驴蛋怒火攻心,也失去了理智,猛地转回身,三下五除二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恶狠狠的扑到婚床上,浑身赤裸犹如一只白嫩羔羊的儿媳金花身上。

  跳动不已的火红烛光中,驴蛋那饱经风吹日晒的黄铜色皮肤下,满是颤动不已的虬结肌肉,看的金花顿时慌了神儿。她何曾看到过如此健壮的男人身体,尤其是驴蛋胯下那条粗长坚硬的阴茎。

  「公爹那里怎么那么大?比石头的和狗蛋的大的太多了!」虽然金花和石头热恋时一直紧守礼节,可少男的冲动却是难以抑制的,所以,金花也曾在石头无法忍耐的苦苦哀求下,将自己的贴身内衣给他。石头就在金花的羞涩注视下,嗅着少女馨香的内衣,露出坚硬纤细的阴茎,非常有满足感的自摸到喷射。

  而狗蛋,则是金花在和他确定婚期时,曾经被强迫的想要提前做夫妻,结果狗蛋居然在自己脱光了之后,还没把金花的上衣扒下来,就激动的突然射了少女一身。从那之后,每次狗蛋要是跟金花做真正的夫妻,总是坚持不到将少女的衣服脱光就会射出来。

  所以,十六岁的金花虽然自由恋爱过,也被未婚夫强迫过,但到现在依然还是没有被人碰过的清白处女。

  所以,在见识过两个男人的物件之后,金花以为男人就是那么回事,可没想到自己的公爹驴蛋脱光之后,胯下的阴茎居然和自己见过的驴子的那物件一样,硕大粗长的惊人!

  抖动的烛光中,驴蛋犹如一只猛虎一般,将娇小白嫩的少女身体,恶狠狠的扑到在胯下,张开酒气熏人,胡子拉碴的嘴巴,开始在金花那从未被人碰触过的酥软前胸上,疯狂的啃噬。

  金花虽然只有十六岁,虽然家境贫困,可少女胸前的两团酥乳,居然发育的甚是硕大。

  「嗯,比狗蛋他娘的胸脯还要大!」尽情享受着少女的娇嫩酥软,狗蛋心中突然和自己的媳妇做了一个比较,顿时心中的欲火更旺,烧得胯下的阴茎更加坚硬弹跳不已。

  「你这个贱货,偷人还敢无赖我强奸你,我现在就强奸给你看,我要狠狠的奸死你!」狗蛋胡乱的在金花胸前啃咬了一阵之后,一把将少女的两条修长大腿抓住,猛地向两边分开提起,重重的摁在了少女饱满的双乳两侧,将大腿根部,小腹之下那处阴毛稀疏,大小阴唇红嫩的软肉,完全暴露出来。

  在狗蛋两手极力的分拨下,金花的大小阴唇慢慢分开,露出里面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兴奋早已湿润的粉红阴肉,以及一道透明的半月形肉膜。

  「处女?金花居然真的还是处女!」

  但驴蛋看到金花湿润的处女膜时,顿时惊呆了!在他的脑子里,金花肯定已经跟那个跑掉的奸夫做成了好事,绝对不会是处女!

  可是现在,这道沾满了少女体内粘液的半月形肉膜,完全颠覆了驴蛋的揣度。

  顿时,驴蛋觉得自己很混蛋,更觉得自己该死!这可是自己的儿媳妇啊!可现在……现在自己居然……逐渐恢复理性的驴蛋发现自己不但没有因为证明了儿媳的清白而感到羞愧,反而更感觉自己胯下的阴茎坚硬的将要喷射。

  这可是自己的儿媳妇啊!这可是自己的处女儿媳妇!尽管她刚才准备偷人!

  可这不是没偷成么?

  只要没偷成,只要还是处女,那就还是自己的好儿媳!

  自己可不能真的因为气急攻心,强奸了自己的好儿媳!

  于是,驴蛋决定立刻跑回自己屋里,将硬的难受的阴茎狠狠插进替自己挡酒而被灌醉的媳妇体内!嗯,自己媳妇的身体虽然没法和儿媳妇相比,但也是很嫩的!

  当金花的恐惧着自己将被公爹那驴一样的阴茎给强奸死掉之时,突然发现公爹看着自己最羞人的地方呆住了,然后扔掉自己被抓出手印的两条长腿,转身下床捡起衣服就要离开。

  「公爹!你不是要强奸我么?怎么不敢了?难道和你儿子一样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烂货?」此时金花,已经陷入了不知所谓的魔障里,完全忘了现在这种情形的根由是因为自己的恋人偷偷看望自己,被公爹发现后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反而转到了公爹是否是真正的男人的上面去!

  「嗯?你说什么?我儿子中看不中用?」驴蛋此时虽然欲火焚身,但却都传承后代的子孙根重视到了骨子里,一听金花如此说,顿时停下了脚步。

  「你儿子从我们订婚就想要我,可每次还没脱下我衣服他就……他就射了!

  不管怎么样都没用!难道这是遗传,公爹你也是?」金花就像是抓到了一个把柄一样,居然有种胜利感。

  「哼!我当然不是,我每天晚上能把你婆婆干到求饶,乖乖的喝我的尿!就是你两个姐姐也……哼!我儿子绝对没问题,只是没见过女人而已!只要你以后好好的伺候我儿子,我儿子一定会像我干他娘干到死去活来一样,把你干到死去活来!」驴蛋绝对似乎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不屑的丢下这句话就要离开。

  「快来人呐!我公爹强奸我了!」驴蛋刚走到屋门口,金花突然就叫了起来。

  「你这个贱货!你想害死我们么?」驴蛋被金花的胡闹吓得猛地返回身扑到床上,一把捂住少女的嘴巴。

  「你这个贱货!别给老子惹事,以后好好伺候我儿子,你就是我的好儿媳妇!

  刚才的事我决不会再追究!听见没?」驴蛋觉得应该让金花放心,于是承诺道。

  看到金花点点头,驴蛋以为这个儿媳妇终于正常了,于是就要回去。刚才再次压住儿媳妇那娇嫩酥软温热的身体,驴蛋实在是欲火焚身无法忍耐了。

  「快来人呐!我公爹强奸我了!」驴蛋刚走到屋门口,金花又开始叫了起来。

  「你这个贱货,你是找死!」这次,驴蛋真的怒了!

  猛地扑回床上,「啪!」的一巴掌狠狠闪过去,金花那娇嫩如霞的脸上顿时五个指头印,嘴角也是涌出了血渍。

  接着,驴蛋将少女的双腿再次狠狠的分开,胯下那根昂扬坚硬的阴茎,就像是一根会自己动的蟒蛇一般,在金花的惊恐注视中,缓慢的,坚定的,一点点的接近她那阴毛稀疏,粉红酥软的阴户,继而一点一点的挤开大阴唇,挤开小阴唇,抵住她那生长了十六年一直保存至今的处女贞洁上。

  「好烫!好硬!好粗!好怕!」此时的金花,根本没想到,刚才自己纯属在证明了清白之后,有了要挟公爹的借口,趁机威胁了两次而已,这不是跟自己和伙伴们玩耍时一样,大家嬉嬉闹闹之后,各自散去。怎么会突然变成了公爹真的强奸自己,而且好像还是自己逼的他强奸的自己?

  混乱!这就是金花此时的思绪,更是驴蛋心里的怒骂!

  这都叫什么事儿?

  我担心儿子儿媳妇洞房被人欺负,没想到抓到了儿媳妇偷人,好在证明了儿媳妇还是处女,那就继续好好的过日子就行,怎么就变成了我被儿媳妇威胁强奸她?

  「贱货!这个贱货!偷人不说,居然还是倒打一耙!今天我一定要干死她!」驴蛋这样想着,胯下猛地一用力,那根坚硬硕大的阴茎顿时插进儿媳妇的阴户,足足进去了一半。

  金花这样怕着,突然感觉自己小腹一痛,一根红烙铁一般巨大的物件深深的刺进自己体内,重重的顶在自己的小腹深处。

  「真的好紧!就跟当初孩他娘一样!就跟当初……」胯下的极度舒爽,让驴蛋心中顿时充满了无比的舒爽,并引发出种种脑海深处的类似记忆。

  「真的太大了!我要被撑死了!石头的居然那么细,狗蛋的也是中看不中用,公爹的阴茎真的跟驴的行货一样大!石头,石头,我真的爱你!」金花在被破处的剧痛中,感受到了被强奸的屈辱,怀念恋人的痛苦,以及性欲本身的狂乱,随着驴蛋打夯似的疯狂抽插,陷入了的迷醉中,不自觉的发出极其压抑的,悠长颤抖的,尖锐无比的呻吟声。这呻吟声轻轻的钻出屋门窗户,在这漆黑的夜中,犹如平静如面投入石子儿泛起的波浪,慢慢的向四周荡漾,听得邻居的夫妻欲望丛生,开始随着这呻吟声疯狂的肏干;听得驴蛋家院墙外听墙角的泼皮无赖欲火焚身,转身跳入某个院落里,在一阵低沉的谩骂声中,也开始了欲拒还迎的狂干;更听得已经逃入漆黑夜色里的石头,心碎万千,人生中的初恋被这呻吟声彻底粉碎,变成他一生难以忘记的耻辱!

  只是,没有人知道,驴蛋家儿子的新婚之夜,把那个娇嫩的跟水似的,漂亮的跟花一样的才女金花,肏干的在深夜里发出如此销魂荡魄的呻吟声的人,不是驴蛋的儿子狗蛋,而是驴蛋他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