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淫荡美肉穴
淫荡美肉穴
           发现妈妈很淫荡也是无意间的事。那是2001年6月中旬的一天,那天我早晨考试我没有和妈妈说,十点钟我就考完回家了,回到家中我准备打电脑游戏的。可是当我到家的时候发现妈妈的高跟皮鞋在门口,还有一双男式的皮鞋。

  我感觉不对,轻轻的走到主卧室的门口,门是虚掩着的;妈妈躺在床上呻吟着,一个男人正在她身上来回的做着抽拉的动作。我害怕他们发现我,便赶紧轻轻的退了出去。但是我没有走,而是躲到了三楼和四楼之间的平台上(我家在三楼,是一间三室两厅两卫的房子)。

  大约一个小时後快11点的时候,那个男人出来了。他大约有40多岁,一副当官的派头。一会功夫我妈也出来了,她穿着一件粉色的无袖衬衫,下面是一条黑色的及膝裙,脚穿一双黑色裸跟高跟鞋。我看着妈妈想着刚才的情景,肉棒不由自主的就勃起了,真後悔刚才没有继续看下去。後来我又提前几次回家,可是都没有再看见妈妈偷情。

    第二次是2002年7月,我正在放暑假,妈妈要到幼稚园值班。下午我和同学去游泳,由於我的钱带的不够,就跑到幼稚园找妈妈要钱。可是幼稚园的大门紧锁,但是妈妈的黑色手提包还在幼稚园的大厅桌子上,我很奇怪,便从幼儿园後门爬了进去,又从食堂灶台边一扇没有关的窗子爬到了幼稚园里面。

  我在幼稚园的里面无目的的走着,当我走到妈妈所在的中(1)班的时候我听见里面有声音,我从门上的窗子望进去,只有妈妈的短袖白色衬衣,白色的蕾丝胸罩和米色的短裙在一张桌子上,可是看不见人在哪里。我估计在储物间里,便上二楼,到二楼的大厅从天井望下去。

  果然,透过储物间的窗户,看见妈妈一丝不挂的躺在幼儿睡午觉的垫子上,好像刚洗过澡,栗红色的头发湿漉漉的披散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叉开,脚上还穿着白色裸跟高跟鞋。还是去年看见的那个当官模样的男人正在趴在妈妈的两腿之间,口手并用搞我妈妈的肉穴呢!

  只见他的舌头在我妈妈的阴道口来回的舔着,妈妈闭着眼睛,好像很享受似的。就这样那个男人趴在我妈妈的阴户口舔吸了好长时间。之後那个男人躺了下来,妈妈跪在垫子上,一只涂了暗红色指甲油的手托着他的两只睾丸,另一只涂着暗红色指甲油的手握着他的阴茎根部,并用嘴含住了男人的龟头来回的做着活塞运动。

  那个男人的阴茎不是很长,但是很粗,而且黑黑的,一定搞过很多女人。我妈妈这时候不仅为他嗍肉棍了,还把他的一只睾丸含到嘴里舔吸着。妈妈那一对大眼睛以极其淫荡的眼神看着那个男人,男人笑嘻嘻看着我妈,看来很喜欢我妈为他提供的口交服务。

    那个男人可能感觉肉棒已经被嗍得很爽了,他让妈妈躺到垫子上两腿分开,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打开妈妈的两片大阴唇,右手握着自己的大肉棍。他先用他的龟头在妈妈的阴户口来回蹭弄了几下,之後他的屁股向前一挺,整个阴茎想是插进了我妈妈的肉穴中。

  妈妈的两条大腿盘到了那个男人的腰间,双手抱着男人的颈子。那个男人的左手撑在垫子上,右手揉捏着我妈妈左边的那只丰满的乳房,乳房随着他的手变换着形状。虽然他的手在爱抚我妈,但他下面的肉棒一刻也没有闲着,在我妈妈的穴里飞快的抽插着。

  这样男上女下的插了十多分钟,那男人把他那肉棍从我妈妈的肉穴中抽了出来,我妈妈起身跪趴在垫子上,撅起雪白的屁股,那男人又将阴茎从後面插进妈的肉穴里乾了起来。他的两只手抓着我妈妈的腰向後拉,阴茎快速的在我妈妈的肉穴插进插出的。

  那个男人用这样的体位又奸淫我妈妈大约有十五到二十分钟,突然他的双手向前,从背後握住了我妈妈的那对丰乳,跟着整个身体一沉,压在我妈妈的身上,我妈妈被他压趴倒在垫子上。两个人趴着,可能是那个男人射精了。

  这样趴了一会儿,那个男人的右手伸到下面握着阴茎根部把自己的阴茎从我妈妈的肉穴里抽了出来。阴茎抽出来後又顺手在我妈妈雪白的臀部拍了一巴掌。

  那男的从垫子上起来在我妈妈的柜子抽屉里拿出一盒装纸巾抽出两张给我妈,他自己也拿了两张擦着还有些残留在龟头上的精液,和阴茎上沾着我妈妈的淫水。

  我妈妈把纸巾握着,擦拭从阴道里倒流到阴道口的精液,之後我妈妈穿上了丢在垫子上的那条白色丝质半透明的小蕾丝内裤,穿上了白色裸跟高跟鞋,赤裸着上身到班里穿衣服去了。(我看到此时也已经喷的一塌糊涂了,内裤上只怕是沾满了精液了)一会儿工夫那个男人就出来走了,接着我妈妈也穿好了衣服从中(1)班出来到幼稚园大厅里。

  我从食堂到後门翻了出去,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到幼稚园大门口叫我妈,我妈十分钟前的那淫荡样,已经荡然无存。栗红色的头发盘在脑後,短袖白色衬衣米色短裙穿得很美。

  她有点奇怪的问我怎麽这麽早回来了,我说太累了,妈妈就叫我先回家。我说等你一会儿一起走吧。妈妈笑着开始收拾东西,又过了十五分钟快四点半了,妈妈拿上她的黑色手提包和我一起回家了。

  (二)

  回到家,妈妈还是像平常一样做饭,吃过饭看电视,好像什麽都没有发生一样。十点刚过,妈妈看的电视节目结束了,她便到主卧的浴室里洗澡。我想着下午的场景有些忍不住了,想偷看妈妈洗澡。等妈妈一进浴室,我便溜进主卧的浴室门口。主卧的浴室门是两扇折叠的小门,门的中间有条缝密封的不是非常紧,透过那条不大的缝主卧浴室可以尽收眼底。

  我轻轻的蹲在浴室的门口透过那条缝看进去,妈妈把她栗红色的头发盘在脑後,用淋浴冲去了身上的浴液泡沫,冲好之後妈妈坐到了冲水马桶上小便,之後又在淋浴头下冲洗了一下她那让人疯狂的玉户。

  接着她做了一个让我喷血的动作,她的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插进了肉穴中掏弄着,不像是自慰,大概她是想把下午,那个男人射在她肉穴里那些残留在里面的精液洗乾净吧。可能是时间久了里面也没有了。

  这时候我猛然想起下午,妈妈穿的那条白色丝质半透明的小蕾丝内裤,我来到靠客厅走廊的洗浴室里,在洗衣机上的一个盆里,找到了下午我妈妈穿的白色的蕾丝胸罩,和白色丝质半透明的小蕾丝内裤,我拿起那条白色丝质半透明的小蕾丝内裤一看,果然上面有我期待的精液残迹。

    一会儿工夫,我听见妈妈洗好澡出来的声音,我赶紧丢下妈妈的内裤去浴室开始洗澡。浴室里我想着妈妈的骚样无法平静,不自觉的在浴室里打了一炮。

  洗好澡出来到自己的房间准备打开空调,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我把空调的插头拔松,之後跟妈妈说空调打不开了,很自然的到妈妈的房间睡了。

  妈妈穿着一件粉色的丝质短睡袍,两条雪白的大腿露在外,虽然我以前也看过妈妈这样穿但是一想到下午的情景就感到很「性奋」。我上了床不敢平躺(肉棒已经硬了)只好侧卧着,不知道什麽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

  也不知道是几点,我被说话声吵醒了,妈妈正在打电话,说着一些无聊的话题。後来听见妈妈笑嘻嘻说:「下午才做的又想要了啊?」我想肯定是下午那个男人吧。那男人不知道说了什麽,妈妈说:「明天没有空,幼稚园有人来。这样吧,後天到**花园吧。」那个男人一定说好,一会儿妈妈挂了电话睡觉了。

  第二天早晨,我妈妈又去了幼稚园值班,我一个人在家盘算着,怎麽才能看到明天的好戏,最後决定跟踪。**花园我认识,明天早晨我早点过去等着。

  很快一天就过去了。第三天一早我就藉口要和同学出去玩,我临走时,妈妈说她今天和她们幼稚园的同事出去,晚上可能要晚点回来了,让我不要等她。

  (我妈妈准备和那个男人过夜?!真是淫贱)

  我出来後直接到**花园。我在里面的小休闲广场的亭子坐了下来,注意看社区的出入口处。不久,我妈就到了。妈妈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V领紧身T裇,和一条灰色短裙,脚上是黑色扣拌高跟凉鞋。栗红色的头发披着,美丽的中年熟妇样。

  我远远的跟着她,看见她进了一幢楼後加快了脚步,保持一段距离偷偷的跟着她上了楼,发现我妈妈进了6楼的一户人家。看来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但是我妈妈进去的时候没有敲门,说明她有钥匙,我决定想办法偷配到钥匙。回到家,我只能看着妈妈的照片,想像着妈妈和那个男人性交的淫荡样。

  那天晚上快11点妈妈才回来(真担心妈妈的穴,有没有被男人玩残了)。

  妈妈洗澡的时候,我偷偷的看了她的白色蕾丝内裤,上面什麽都没有,估计着妈妈今天都没有怎麽穿这条白色蕾丝内裤。

  早晨我起床了,妈妈还没有起,我洗漱完後,藉口买报纸带着我妈妈的钥匙下了楼,我也不知道哪把钥匙是开那个房间的门的,所以就把我不认识的4把钥匙都配了,回家後我又将钥匙放回了妈妈的包里。

  下午我藉口出去玩跑到了**花园,6楼有2户人家,好像都没有人,我就先用那4把钥匙开603的门,可是都不行,又到604试,当试到第2把的时候那防盗门就开了,又用另3把钥匙开家门,试到第3把,门也被我打开了。

  小心的把门关上,进来後发现这是一套2室一厅的房子,经过了装修,很不错。小房间是空着的,里面只有些杂物,大一点的房间里有一张五尺的席梦丝床和一面大橱,还有一个29寸电视机和DVD放在电视机柜上。

  橱里什麽都没有,但是电视机柜底下有几张A片。真难想像平时端庄的妈妈,就是在这张床上边看A片边和那个男人肏屄的。我不敢在这里多停留,害怕有人来看见我就不好了,赶紧离开了这里。

  从这之後,我一直等待机会,能够亲眼在那间房子里,看见我妈妈被奸淫的浪样。可是妈妈好像一直都没有去那里了,真是让人失望。

  到8月底,我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晚上我洗澡听见妈妈打电话,但是声音压得很低,好像不愿意让我听见,我怀疑又是偷情电话。

  第2天,我不管他们偷吃是不是到**花园,撒谎说去同学家玩,先过去等着。在确定房子里没有人後我拿出偷配的钥匙打开门进去,将门锁好後,我便在房间里想找个既能藏身又能看见好戏的地方,最後决定躲在阳台上那个29寸的电视主机壳子里。8月的天气很热的但为了看妈妈现场的性戏也只好忍着了。

  等了大约快一个小时,就要感到失望的时候,听见门口有动静,赶紧躲进电视主机壳子里去,透过为了方便搬运时,手能抬起纸箱留下的那个不大不小的孔,整个房间一览无余。

  门被锁上後就听见男女嬉笑的声音,接着是向房间里走来的脚步声。这时我内心很紧张但更多的是兴奋,妈妈和那个男人调笑着进了房间,妈妈头发披着,上穿一件黑色弹力针织面料的短袖V领衫(就是摸上去手感柔和滑顺的那种),下穿一条深米色雪纺面料的长裤,脚上是双黑色的高跟凉鞋。

  那男人一只手搂着妈妈的腰,另一只手隔着妈妈的衣服,在丰满的乳房上揉捏着。两人走到了床边後他将妈妈扳倒在床上,妈妈把黑色高跟凉鞋脱了去,那男人的两只手,此时就迫不及待的想剥去妈妈的深米色长裤,妈妈一边将腰抬起一边说道:「出趟差才几天啊?就那麽着急啦!先洗个澡再来吧!」那男人嘴上应着但并没有起身的意思。他把妈妈的长裤剥下後,随手丢到了地板上,妈妈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丝质蕾丝内裤。之後那男人分开了我妈妈修长雪白的大腿,头埋在我妈妈的大腿根部,舌头隔着黑色丝质蕾丝内裤在舔妈妈的阴部。舔了快有十分钟,妈妈的呼吸声开始急促起来,还发出轻轻的呻吟声。

    那男人将妈妈的黑色丝质蕾丝内裤也剥了下来丢在了床角边,内裤裆部已经妈妈的淫水,和那男人的口水弄得湿淋淋的了。妈妈的两条大腿叉开,阴部一览无余。 这也是我第一次有机会能看清我的出生地,我妈妈的阴户。妈妈的阴毛又黑又亮,也比较长而且十分浓密,两片大阴唇是紫红色的上面湿湿的。可惜阴户里面什麽样现在还看不到。

  那男人掰开妈妈的两片大阴唇,用舌尖舔弄阴道口和上面的阴蒂,每吸舔一下阴蒂头妈妈的身体就会颤动一下嘴里还会哼出声来,看来妈妈对阴蒂的刺激很敏感。

  舔够了妈妈的阴部那男人,起身把自己的西裤连同内裤都脱掉了,他的肉棍黑黑的很粗大,但是不长。那男人左手握着自己的阴茎,右手拔开妈妈的阴户,龟头在妈妈的阴道口磨蹭了几下之後将阴茎一插到底。妈妈嘴里发出嗯嗯的呻吟声,闭着眼睛两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搓着似乎在很享受的样子。

  那男人拉起妈妈黑色短袖V领衫的下摆,妈妈很配合的把身体抬了起来,让他把黑色短袖V领衫脱了下来,妈妈戴的是一件黑色蕾丝胸罩,那男人把胸罩往下一拉,妈妈那丰满的乳房露了出来。黑色的罩杯托着那对丰满的乳房,显得更加性感。

  那男人双手搂住妈妈的颈子,嘴里含着妈妈的一只乳头在吮吸,那根肉棍有时上下做抽插运动,有时整根插在阴道里做圈运动。妈妈则完全被那男人的肉棍征服了,平时矜持与羞涩已经荡然无存,嘴里边喘着粗气边叫道:「啊……好舒服……快用力……再快点……不要停……多转几下……」就这样妈妈和那个男人做了有二十多分钟,终於那男人哼了一声便伏在妈妈的身上不动了。他的精液又一次射进了妈妈的子宫里了。

  这样趴了一会儿,妈妈把他推了起来说:「去洗洗吧,一身的汗!」那男人嬉笑着拉起妈妈。

  妈妈把乳罩解开脱了下来,手抚摩着自己右边乳房上的牙痕说:「看被你咬的!」那男人伸出手握着妈妈的乳房说:「来,我帮你揉揉!」妈妈笑着推开了他的手说:「谁要你揉啊!」

    就在两人准备去浴室冲洗的时候,那男人的手机响了,接了手机後那男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是有事要先走了,妈妈的手轻柔的握着他那软缩的阴茎,脸上充满了失望的神情。那男人嬉笑着说道:「就是走也要等你帮我把小鸟洗洗乾净再走啊!」妈妈笑着在他的胸口,拍了一巴掌拉着他要到浴室去,那男人一把将妈妈拉了回来说:「用你的嘴好吗?」妈妈摇了摇头说:「不好,太恶心人了,再说我也不会。」那男人说:「就像口交一样嘛,你今天可是没有含我的弟弟哦。」妈妈推脱了几次那男人都坚持要妈妈用嘴含他的肉棍,妈妈无奈的同意了。

  那男人坐在床边,妈妈蹲在他面前,把他的阴茎含入口中,舔着把上面精液和自己的淫水混合物吞入肚中。

  那男人嘴里发出哼哼声,双手抱住妈妈的头,肉棍在妈妈的口中做起了抽插动作,接着闷叫一声竟在妈妈的嘴里射了出来,妈妈也没有把他的阴茎吐出来,想是把他射出的精液都吞了下去。真是没有想到妈妈现在是那麽的淫荡。

  这时听见那男人说道:「对,舌头在龟头上打转……啊!我们的杨小姐现在的口功,是越来越好了嘛!」妈妈吐出他的阴茎笑駡道:「死鬼,想让你舒服还敢笑我,不来了!」那男人笑着说:「老婆,不要生气嘛,我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妈妈没有好气的说道:「你有事还不快走,都什麽时候了!」那男人嬉笑着去穿衣服去了,妈妈则赤裸着身子到浴室里去洗澡去了,那男人走了没有一会妈妈洗好澡出来穿上衣服收拾了一下房间也走了。我确定他们都走了之後出来,看着那张刚才妈妈在上面做爱的床,想着妈妈做爱时的淫荡样忍不住也射了出来,之後去浴室清理了一下,我也离开了这个妈妈的爱巢。

  (三)

  暑假很快结束,开学就要上初三了,根本没有时间再去看妈妈偷情,不免有些遗憾。平时看着端庄的妈妈,不由得就会想起她淫荡的一面。

  开学有半个月的时间了,一天放学回家,看见妈妈上穿一件白色中袖衬衣,下穿一条白色蕾丝内裤站在衣橱前找衣服。

    妈妈拿了条淡蓝色的短裙和一双黑色的丝裤袜,坐到床边穿上了。穿好衣服後妈妈又化了个淡妆,显得更漂亮性感。

  妈妈拿上手提包冲我笑了笑说:「怎麽样?妈妈漂亮吗?」我笑着点了点头说:「你要出去?到哪里啊?」妈妈说:「新入园的一个小孩家长请我们去吃饭,我已经帮你把饭做好了,在锅里,你自己热热就可以了。你自己一个人在家小心哦!」我点头答应着心想:该不会下面也加餐吃根肉肠吧!

  妈妈穿了双黑色尖头高跟鞋出门了。我也赶紧出门,想跟踪妈妈,但是当我赶出去时妈妈已经打了辆车离去了,我只能失望的回到家里等着。

  我一个人在家里无聊的打发时间,很快就十点了,真搞不清这饭怎麽要吃那麽长时间的,难道真的是……真是後悔没有跟踪到妈妈。

  快十一点的时候门终於有动静了,我将自己房间的门拉开一条缝,看见妈妈身体摇晃着走进来,然後瘫坐在沙发上,似乎酒喝得有点多,难怪回来得这麽迟呢!

  我来到妈妈身边想扶她到房间里睡,当我搂住妈妈那纤细的腰时,一个大胆的念头从脑子里闪过:趁妈妈现在醉酒的机会,我也来享受一次我这个淫荡妈妈的美穴!可是妈妈醉得并不是很厉害,这样做了妈妈明天醒了一定还是有记忆的,那样的话……忽然我想起家里的药柜里好像有安眠药,我跑到药柜把安眠药找了出来。拿着安眠药我又倒了杯水来到妈妈的面前,看着妈妈我又有些犹豫了,毕竟她是我的妈妈,这样做……但是当我想到妈妈和别的男人做爱时的淫荡样,我再也顾不了那麽多了,这样的美丽妈妈、这样的机会,可能以後再也不会有了。

  我拿着安眠药托起妈妈的头说道:「来,吃点醒酒的药吧。」妈妈嘴里发出哼哼的声音,很顺从的把药吃了。我把水拿着往她的嘴里倒了一点,帮妈妈把安眠药咽下去。

  让妈妈吃下安眠药後我在一边又等了大约有快二十分钟,等到妈妈的呼吸平稳後我又上去摇了几下妈妈,确定她是真的睡熟後,我开始抚摸妈妈的身体,心里既激动又有点害怕。

  眼前的情景出乎我的意料,妈妈黑色丝裤袜的裆部已经被撕开,白色蕾丝内裤也已经不知了去向,只有那湿湿的美穴,还往外流着一点透明的液体。一切我都明白了,原来妈妈真的是加餐吃了根「肉肠」啊。

  看着妈妈这副淫荡的样子,我再也忍不住了,把我的肉棍插进了妈妈的美肉穴里面去了。此时插穴的感觉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插进了我亲身妈妈的淫荡美肉穴里了,这可是我充满了无限想像的地方,现在真的被我插入了!

  妈妈的阴户十分紧窄,我感觉我的肉棍在妈妈的滑滑的穴里,被紧紧包裹着,不知道是妈妈的淫水还是奸淫妈妈的男人留下的精液,或者两者都有吧,使得妈妈的淫穴异常的滑腻。

  随着我大力的做肉棍抽插动作,妈妈似乎也有了反应。她轻轻的哼着,两只手不由自主的抓紧了沙发上的垫子。

  一会工夫,我的肉棍就在妈妈的紧窄淫荡美肉穴里,再次硬了起来,我双手抓起妈妈那还穿着被开了裆的黑色丝袜的美腿,把妈妈的两腿扛在了我的肩膀上,尽力把我的肉棍向妈妈美肉穴的深处插去。

  由於刚刚才放了一炮,这一次肏的时间就很长了。我只知道机械的来回做着抽插运动,双手再不时的在妈妈的丰乳上捏上两下。大概乾了快半个小时了,我感觉肉棍有些想放的感觉了。突然脑袋闪过一个念头,何不像A片里面男主角,把精液射到女主角脸上那样把我的精液射到妈妈的脸上呢,主意打定後,我便加快了肉棍抽拉的频率和力度。

  一会工夫,只感觉马眼一松,我赶紧把肉棍抽出来凑到妈妈的脸上,我的精液一下全喷射到了妈妈的脸上了,那大滴大滴粘稠的精液,顺着妈妈的脸,滴到了妈妈的白色中袖衬衣的衣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