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橱里的表弟。
橱里的表弟。
 某一时刻,王伟感到自己的极限快要到了,他开始本能的加大了运 动的幅度和速率,而如云也似乎知道要发生什么,两腿紧紧扣在王伟的腰间,像 是只幸福的小白熊,用两腿间的那张小嘴,贪婪的吸允着从王伟阴茎中流出的 「蜂蜜」。
 
  「啊……」一直在默默承受着的如云突然仰起头在王伟的耳边呻吟了一声, 然后动情的咬住了他的肩膀,在这金风玉露一相逢的时刻,王伟万万没想到已经 高潮过一次的如云竟然会先于自己又一次达到了高潮,感受着肩膀上传来的疼痛, 还有阴茎被喷涌的爱液冲刷着的感觉,他再也没有理由,也没有办法阻止自己高 潮的来临,只见他猛地挺直了身子,将头深深的埋进如云的秀发中,感受着鼻子 中传来的芬芳,身体开始不自然的抽搐。
 
  一下,两下,三下……王伟已经记不得自己到底射了多少次了,只是感觉自 己的身体好像一下子被掏空,脑海中一片浑浑噩噩,于是他就这么沉沉的睡去, 而那些乳白色的液体则顺着两人结合的地方缓缓的向外涌出,滴落在干净的床单 上。
 
  如云没有急着叫醒那个正趴在她身上的男人,只是安静的抚摸着他的头发, 满脸幸福安详的样子。可被一个成年男人长时间压着总是会有些不舒服,如云微 微挪动了下身子,这小小的动静将王伟从昏沉中唤醒,他不好意思的对如云笑了 笑,急忙从身上下来躺在了她的身边,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天花板,一言不 发,像两个初尝禁果的少男少女,只是一双紧紧相握的手让两人更像一对风烛残 年的老夫老妻在迎接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
 
  「如云」
 
  「嗯?」
 
  「跟表哥离婚,和我在一起吧!」王伟终于说出了心中所想。
 
  「…」如云并没有答应他的要求,她知道她的父母是不会同意的,尽管她是 多么的想抱住他告诉他我愿意。
 
  「砰!」一声响亮的摔门声打断了正要进一步劝说的王伟,两人明白这是如 云的丈夫从聚会上回来了。
 
  王伟急忙从床上站起来想出去找表哥摊牌,可是身后的如云却紧紧的拽住了 他的胳膊,因为她无法想象两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相遇会发生什么样可怕的事情。 
  「求求你!不要现在去找他,先在衣柜里躲一下好不好!求你了!」如云已 经有些后悔自己今晚这冲动的行为,带着哭腔祈求着王伟,她不想父母因为她的 出轨而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可这事早晚都要跟他挑明的啊。」王伟此刻却不理解如云的顾虑,仍旧争 辩着。
 
  「我会找机会跟他提的,但不是今晚,你也知道他喝了很多酒,这时候的他 根本不可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
 
  「这种事本来就不可能心平气和的谈!」
 
  「求你了,王伟,先去衣柜里躲一下好吗?之后你想怎样我都听你的。」 
  看着如云泪眼汪汪的样子,王伟的心软了,他极不情愿的拿起自己的衣服, 做个偷情的奸夫躲进了床边的大衣柜中,只是透过门上的缝隙,王伟仍旧可以看 到房间中的情形。
 
  「咚」在如云刚刚将衣柜关上时,卧室的门就被一脚踢开,巨大的声音吓得 她浑身一震,片刻之后,如云又恢复了镇定,只是刚才匆忙中没来及把衣服穿上, 所以此时的如云就这么全身赤裸着站在衣柜的旁边,美丽的躯体在衣柜上镜子的 映衬下展露无遗,看得表哥立刻就有些上火。
 
  「老婆!你怎么像个婊子一样的站在家里,是在等我回来把你操翻吗?」借 着酒劲,各种污言秽语像倒豆子般从她丈夫的嘴里蹦了出来。
 
  如云似乎已经习惯了自己丈夫的粗鲁,深吸了口气,面无表情的走到床边捡 起地上的内衣裤,转过身穿了起来。
 
  可是已经被挑逗起欲望的表哥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她呢?他一下子从背后抱 住了如云,将她刚刚穿好的几片遮羞布统统扯了下来,然后放肆的拿在手中闻了 起来。
 
  如云已经预料到会发生什么,心中不由的开始慌乱,不是因为害怕自己又要 被这个讨厌的男人奸淫,而是怕衣柜里的王伟会突然冲出来,让她之前所做的一 切努力都白费,于是,她就这么默默的忍受着表哥的侵犯,没有做任何的挣扎, 因为她明白这样做只会增加身后男人的快感,同时也会让衣柜的王伟变得更加的 冲动。
 
  此时的王伟确实已经快忍耐到了极限,看着刚刚还在自己怀中温存的女人此 时此刻却在被别的男人侵犯着,整个眼球都因为充血而变得通红。可是事情并没 有向好的方面发展,似乎感觉只是亲吻和抚摸不够过瘾,表哥开始将如云往床上 推去,在掀开被子看到满床的狼藉之后,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欣喜若狂的开始 揉搓起如云那对仍旧坚挺着的乳房。
 
  说实话,表哥一开始并没有真的想对如云怎么样,结婚这么久了,每次做爱 如云都表现得像具尸体似的。起初表哥只是当作如云还没有接受已为人妇的事实, 以为只要用自己丰富的经验和技巧让她尝到性爱的甜头,如云就会像别的女人那 样变得淫荡起来,可是都快一年了,如云仍旧像第一次喝醉时那样,没有任何回 应,久而久之,表哥对她的性趣也大减,有时候甚至情愿找鸡也不想去碰她。如 今看着床上的斑斑水渍,表哥错以为如云重新找回了对性的热情,一个人在床上 偷偷的自慰呢,于是低劣的性骚扰便彻底转变为了对性的侵犯。他将如云面朝下 推倒在床上,然后整个人压在了上去,他并不想到看如云的脸,因为每次看着她 那冷漠的表情时,他总会想起自己是如何通过无耻的手段得到的她。
 
  表哥摸了摸如云的下体,果然发现湿润无比,于是没有任何预兆的,他就这 么将自己的阴茎插了进去,同时这也是他第一次如此顺利的进入如云的身体。 
  「哦……果然还是天然的润滑剂最舒服。」表哥贴在如云的耳边,淫笑道。 
  感受到异物的进入,如云本能的锁紧了眉头,而在听到表哥的话后,如云第 一次在他们做爱的时候哭了,不是因为身体上受到的委屈,而是她知道此刻的一 切一定都被衣柜中的王伟看在眼里。
 
  「他会不会以为我是个放荡的女人,跟每个男人做都会有感觉!」想到这, 如云更是难受得心如刀割,她想大声的告诉王伟「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 从来就没把他放在过心上,我的心一直都只有你。」可是房间里能听到的只有她 的丈夫抽插时发出的淫靡之声。
 
  如云内心的最深处此刻是多么希望王伟能从衣柜里冲出来阻止自己的丈夫, 将这个完全不在乎自己感受的禽兽彻底赶出她的生活,可是父母们慈祥的面容又 在这刻浮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循规蹈矩的他们怎么可能接受的了自己与丈夫的弟 弟出轨的事实呢?
 
  「说!你刚刚自慰的时候想得是谁?」如云背上的男人本是无意识的问出这 了个问题,可之后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狠狠的抓住了如云的头发,强迫她抬 起头看着自己。
 
  「是不是在想你的老相好王伟!」说完又狠狠的将如云的头摔在枕头上。 
  「我就知道,吃饭的时候让你们坐一起准没好事!」然后还不解气似的用手 掌抽打着如云那对雪臀,直到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红手印。
 
  手掌拍打在皮肤上的声音取代了之前的抽插声,回响在这安静又拥挤的房间 中,一次又一次的刺痛着在场每一个人那濒临崩溃的神经。
 
  「说!你刚才到底是不是在想着王伟自慰!」可能是打累了,他又羞辱似的 拉起了如云的头发,在她的胸口上狠狠抓了两把,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个女人廉 价的就像个路边的应召女郎。
 
  看着这一切的王伟终于忍受不住心中的怒火,猛地一拳打在衣柜的门上,只 是这一拳却没有将门打开,甚至没有引起那个在床上已经陷入半癫狂状态男人的 注意力,只见他仍旧在如云的身体上宣泄着自己那卑微又可笑的「男性雄风」。 
  然而这声动静却没有逃过如云的耳朵,她知道到衣柜中的王伟肯定愤怒到了 极限,如果再由着她的丈夫这么虐待自己,王伟一定会冲出来找他拼命的,而她 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下定决心后,如云开始一反常态的配合起了丈夫的动作,轻柔地扭动起了 腰肢,用自己的股沟磨蹭着他裸露在外的阴茎,嘴里发出一声似有若无的娇喘。 看到这一转变的两个男人同时都愣住了,只是一个是喜出望外,而另一个则是万 念俱灰。
 
  表哥兴奋的将如云转向自己,然后粗暴的亲上了她的嘴唇,使劲的用舌头在 她的嘴里翻江倒海,为了这一刻的尽兴,他可以说是使出了自己全部的技巧,这 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如云也对他产生了情欲,这感觉与之前奸尸般的做爱有着天壤 之别,他迫不及待想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如云没想到自己刚一表露出顺从便引发他如此剧烈的反应,一时间有些不知 所措,于是下意识的用手推搡着他的胸口,可一介弱女子的力气又怎么可能推开 一头正在发情中的野兽?表哥只当作如云也在动情的抚摸着自己的胸肌,顿时下 半身便像着了火似的,于是他果断的放弃了如云那对温暖的香唇,整个人坐了起 来,不由分说掰开了她紧闭在一起的双腿,然后看着自己涨的通红的阴茎,一点 一点的像条灵活的黑蛇钻进了她的身体里。
 
  人就是这样,当杯中放着是可乐时,只会想痛痛快快的一饮而尽,而当喝着 是杯香醇的美酒时,就会一小口一小口的去细细品味。
 
  如云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她不敢看着正趴在自己身上的那个男 人的眼睛,无助的将头偏向一边,而映入眼帘的,则是那个王伟藏身的衣柜,她 知道此时的王伟一定也在看着自己,她甚至能感到他那灼热的目光在自己皮肤上 烫出的一个个烙印。不知道为什么,如云这刻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是的,她竟 然就这么对着王伟笑了,像一朵绽放的莲花,美得让他那握紧拳头的手都情不自 禁的松开了,她的身体依旧在一挺一挺的配合着丈夫的抽插,可她的心却像被插 了把刀子,慢慢的在滴血。
 
  「王伟他算是个什么东西!以为自己是名牌大学毕业就了不起么!」不知道 是酒的缘故还是如云今晚配合的表现,表哥完全进入了忘我的状态,开始一个人 自言自语起来。
 
  「你爸妈都是名牌大学的教授,现在还不是在我胯下被操的一愣一愣的!」 好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他又将如云的两条美腿扛到了肩上,以便自己的阴茎 可以插的更深入。
 
  「别说是你了,就连他现在的女朋友我都操过!你知道吗?那天强上了你的 计划就是她想出来的。哈~ 哈~ 哈!否则我还真没那么容易把你搞到手!」为了 加深自己征服的快感,他甚至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那个骚货人长得漂亮,身材也不错,就他妈一点不好。」说着,他从如云 身体内拔出了自己的家伙,俯下身把脸凑到了她两腿之间。
 
  「就是这里不让吸。」仔细看了两眼后,他又伸出舌头,极其夸张的在她的 私处舔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每个骚货的不都一样么!」
 
  听到这里,衣柜里的王伟感觉自己的耳朵里只剩下了嗡嗡的声音,其它的什 么都听不到了,脑海里不停回响着刚才表哥的那几句话,因为王伟知道,他说得 可能都是真的。
 
  之后的事情,王伟已经记不清了,他只知道后来有人帮他开了门,帮他穿上 衣服,把他送上了车,然后他就随便找了间能打开的房间,沉沉的睡去,希望自 己这辈子都不要再醒过来。